2009年春拍风云榜 艺术品面临“价值重估”

2019-11-26 22:07 来源:未知

自此,今年内地春拍第一波行情基本揭晓,答案也很明确,原先被炒至天价的当代艺术品现在风头不再,而体现中国传统文化深厚内涵的书画与文玩类拍品则抵御了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成交比率同两三年前艺术品市场最疯狂时基本保持一致,价格也没有明显回落。 古代珍品频创高价 本年度春拍最引人注目的比利时著名收藏家尤伦斯夫妇18件重要藏品日前在北京保利公开拍卖,最后不但全部成交,宋徽宗《写生珍禽图》还以6171万元成交,拍得者为一名国内藏家。该画是尤伦斯夫妇7年前在内地拍场以2530万元拿下,当时创造了中国绘画的世界拍卖纪录,此件作品在几年前就饱受争议,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件作品是明代仿品,但是最终的成交价格表明了收藏家经过认真审定后的态度。而尤伦斯夫妇据说此次出让这些艺术珍品,是为了回笼资金,坚持住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5月30日晚,在嘉德的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买家几乎以同样的热情创造了又一波高价奇迹:宋人《瑞应图》经过32次叫价,以5824万元人民币高价成交;同场的近17米长的明代吴彬《临李公麟画罗汉》卷经过35轮激烈争夺后,拍出4480万元人民币;其后董邦达的《雪后悦心殿诗意图》也以795.2万元人民币成交。此三件清宫旧藏书画以1.11亿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同样被迅速定格为今年春拍最辉煌的时刻之一。这些成交价格说明了中国古代书画对收藏家们的强烈吸引力。中国古代书画的历史感与稀缺性,决定了最终价值。 大师作品稳定当代艺术下滑 一些中国当代艺术界叱咤风云的千万级人物的作品在本轮春拍中不被看好的同时,在上世纪70年代完成的,著名画家沈嘉蔚的成名作《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在经过近20轮的叫价后,以795万元高价成交,据说买家是一位上海藏家,看来,红色经典作品还将会在市场中被继续看好。在5月24日晚举行的香港佳士得亚洲当代艺术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夜场拍卖中,成交前四名的拍品均为中国第一代油画大师的作品。其中常玉的《猫与雀》更是以3705万元的高价成交,远高于该艺术家的作品在2006年的香港佳士得拍卖中创下的拍卖纪录。此外,赵无极的《我们俩》也以3114万元的价格创造了该艺术家的拍卖第二高价。 而蔡国强的代表作《为外星人做的计划第七号:再建柏林墙》成交价为741万元,这与他的另一件作品《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在同一拍卖行创下的7350万元的世界纪录,相差不到两年。 同样的差距也在保利的中国绘画艺术夜场拍卖中显现出来。该场的第一件拍品,陈逸飞的《踱步》从1000万元人民币起拍,经历了60余次的叫价后,以4043万元高价成交,打破了他的作品《黄河颂》此前在嘉德创造的4032万元的拍卖纪录。而与《写生珍禽图》一样出自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珍藏的两件当代艺术作品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和刘小东的《阳光普照》,则分别以1680万元和683万元成交。 从香港苏富比、佳士得,到内地的保利、嘉德,今春价格过千万的当代艺术作品仅此张晓刚一幅,而原本徘徊于百万元左右的新兴艺术家们也连带失去了市场。 有评论家认为,业内开始反思中国人自己的审美话语权在哪里,思考的结论已经初步显现在今年春拍中,国内收藏机构对于来自本土、看得懂的优秀艺术品继续保持高昂兴趣,相信对本土的艺术创作也会起到警醒和引导作用。 1979年,徐邦达在《故宫博物院院刊》中发表《宋徽宗赵佶亲笔画与代笔画的考辨》一文,从绘画风格上论证《写生珍禽图》为徽宗亲笔作品。谢稚柳通过对此卷技法与风格的研究,比照古代著录,确定此卷为宋徽宗晚年亲笔,并在1989年编的《宋徽宗赵佶全集》中进行了详细论述。启功、杨仁恺、傅熹年等顶级古书画鉴定专家也曾确定此卷为宋徽宗真迹。 陈逸飞1979年创作的名作《踱步》,这部表现艺术家历史反思之作品,也是中国美术史上的重要作品,曾经与罗中立的名作《父亲》一起,代表中国美术界进入美国古根海美术馆展览,使海外艺术界重新认识中国油画。 张晓刚作品以1680万元成交 沈嘉蔚的《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以795万元成交。 常玉的《猫与雀》以3705万元成交

几场重要拍卖近日云集北京,给人突出印象是中国本土买家实力显现。彰显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中国各年代来历明确的书画作品和文房雅玩均有良好成交,而西方资金和学术引导下的油画雕塑以及当代艺术品则成交惨淡。老一代油画家以及陈逸飞等为代表的新时代东方审美为主导的油画作品,成交情况仍然良好。

编辑:admin

自此,今年内地春拍第一波行情基本揭晓,答案也很明确,原先被炒至天价的当代艺术品现风头不再,体现中国传统文化深厚内涵的书画与文玩类拍品则抵御了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成交率同两三年前艺术品市场最疯狂时基本保持一致,价格也没有明显回落。

古代珍品频创高价

藏家购买热情不减

本年度春拍最引人注目的比利时著名收藏家尤伦斯夫妇18件重要藏品日前在北京保利公开拍卖,最后不但全部成交,宋徽宗《写生珍禽图》还拍出6171万元高价,拍得者为一名国内藏家。该画是尤伦斯夫妇7年前在内地拍场以2530万元拿下,当时创造了中国绘画的世界拍卖纪录。

据说尤伦斯夫妇此次出让这些艺术珍品,是为了回笼资金。5月30日晚,在嘉德的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买家几乎以同样的热情创造了又一波高价奇迹:宋人《瑞应图》经过32次叫价,以5824万元人民币高价成交;同场的近17米长的明代吴彬《临李公麟画罗汉》卷,经过35轮激烈争夺后,拍出4480万元人民币;其后董邦达的《雪后悦心殿诗意图》也以795.2万元人民币成交。此三件清宫旧藏书画以1.11亿元人民币高价成交,同样被迅速定格为今年春拍最辉煌的时刻之一。这些成交价格,说明了中国古代书画对收藏家们的强烈吸引力。中国古代书画的历史感与稀缺性,决定了最终价值。

大师作品价格稳定

当代艺术逐级下滑

一些中国当代艺术界叱咤风云的千万级人物的作品在本轮春拍中不被看好的同时,在上世纪70年代完成的、著名画家沈嘉蔚的成名作《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在经过近20轮的叫价后,以795万元高价成交,据说买家是一位上海藏家。看来,红色经典作品还将会在市场中被继续看好。在5月24日晚举行的香港佳士得亚洲当代艺术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夜场拍卖中,成交前四名的拍品均为中国第一代油画大师的作品。其中常玉的《猫与雀》更是以3705万元的高价成交,远高于该艺术家的作品在2006年的香港佳士得拍卖中创下的拍卖纪录。此外,赵无极的《我们俩》也以3114万元的价格创造了该艺术家的拍卖第二高价。

编辑:admin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手机网投发布于舞蹈,转载请注明出处:2009年春拍风云榜 艺术品面临“价值重估”